新闻中心

首页/新闻中心

他从投资人变身创业者,首推植保无人机专用飞控,成交数万套!

本文来源:创客公社 (ID:chuangkegongshe)

创客记 | 他从投资人变身创业者,拿到老东家阎焱数百万投资,首推植保无人机专用飞控,成交数万套!

-已获授权

【创客记】NO.165

采访、文 | 一壹

编辑 | 张小逸

视觉 | Myra



我们比较幸运,中国民用无人机现在代表的是世界最高水平。”

这点比较庆幸,仅过了一年多我们公司就从困境中有了转变。”

最幸运的是,创始团队在大方向上是高度一致的。”

 

在拓攻科技创始人张羽口中,他常说的一个词是“幸运”。但创业两年,他也坦言产品研发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,其中不仅问题无数,自己也曾一度感到迷茫与心酸。

 

说到底,幸运不幸运没有一个标准,它更多地取决于张羽乐观、感恩的主观心态。


2015年,张羽创办“上海拓攻机器人有限公司”,一成立便拿到软银赛富领投的数百万天使轮投资,也是软银赛富到目前投资的唯一一家无人机创业公司。

 

“融资是个附加项。当然融资做得好,公司发展会加速,会有一些侧面帮助,但不是根本帮助。”张羽说,“好产品才是公司核心。”



2015年年底,拓攻便开始批量销售无人机飞控产品,经过长时间对市场的把控,2016年中旬,拓攻针对植保行业推出第一款行业内专用植保飞控,成为公司首款爆品,成交数万套。

 

目前已拥有百人团队的拓攻,以技术研发为主,合作厂商已达三百余家。除了做好现有产品线,张羽透露,近一两个月内公司还将推出一款新的硬件平台。

 


天时地利人和

 

张羽从南京大学毕业已有十二载。这十二年里,事业轨迹可以按五五二划分。

 

前五年在美国,读书、工作各占一半;第二个五年至软银赛富做投资人;剩下的两年,就在现今创业的公司“拓攻科技”。

 

他说:“很多事是做成了,再回头去找的理由。”


软银赛富合伙人阎焱不仅是拓攻科技董事,其天使轮融资也由软银赛富领投,甚至在公司未注册之时就把资金打给个人让他们先去做事,于是,拓攻成为软银赛富投资的唯一一家无人机创业公司。这事要归因于张羽在软银赛富投资人经历。

 

同时,拓攻创始团队的核心成员,也是张羽在做投资人时接触到的一群来自南航的科研人员。由于相处非常合拍默契,才有日后创业一说。

 

另外,张羽早就看好无人机飞控这个赛道,他通过十来年对市场的观察思考,认为目前靠模式创新较难,最靠谱的方向还是偏技术类型。

 

再往前说,就是张羽本身对飞行的热爱了。他曾在美国考取FAA飞行执照,有过飞行员梦想,最终他选择了与爱好相关的无人机行业。

 

首先是有兴趣,然后看好赛道,又有对团队、对人的认可,最后还有投资,按他的话说就是“天时地利人和”,于是这事不得不做。

 

2015年5月4日,张羽成立“上海拓攻机器人有限公司”,正式开始创业。

 

在他看来,创业公司最初要先养活自己,即找到市场热点、需求在哪。拓攻团队本身在无人机飞控技术上有多年积累,能力不是问题,最难点在于如何针对市场做出适应市场的产品。

 


靠市场引导,做爆品——植保飞控

 

张羽说:“公司成立之初,当务之急便是‘定产品’。”

 

他了解到,在无人机市场内旋翼机最火,不仅市场空间开阔,技术难度也低,于是选择由此切入。另外,拓攻最早产品定位是通用型飞控,主要解决基本飞行功能,不针对某一行业。



2015年年末,公司成立仅过去半年时间,拓攻产品便研发完成,开始批量销售,同时紧抓市场,寻求客户反馈。

 

就在这时,张羽发现,很多客户买完自己家的通用型飞控是用于植保市场,便想着能不能帮客户把需求解决得更好,直接生产“植保飞控”?

 

紧接着,拓攻团队便着手专门用于植保行业的飞控研发,只是当时市场上并无同类产品,团队只能靠自己一步步摸索。

 

“技术类创业公司一定要避免陷入自嗨状态,因为研发人员思维角度跟普通人本就不一样。”张羽后来分析说。

 

最初,研发团队一上来就想推植保飞控“全自动功能”,在研发人员眼里这主意简直不能再好,但操作时农民不满意,这才发现想象跟现实差了十万八千里。

 

于是在全年最热的几个月,拓攻研发人员都在田野里干活,深入一线去摸索农民真正的需求。

 

经过实际调查,他们发现农民根本不需要一些华而不实的功能,他们想要的是半自助、到手即用的产品。最简单的需要做到——飞得稳;撒药时不撞电线杆、树等物体;电力、农药用完了如何快速解决等等。

 

“从通用型转到某个行业,技术上没有太大壁垒,难点主要还是对产品的理解,对市场的把握,这其实才是我们这款产品真正的门槛。”张羽说。

 

到2016年中旬,拓攻针对植保行业推出了第一款其行业内专用“植保飞控”。这款产品正切中市场痛点,一经推出,产品销量大增,由此拓攻第一个爆款产品诞生,产品利润也大幅提升。

 

“这第一代产品仅仅是个开始。”张羽表示,目前这款产品平均一个月要做3至4次固件升级,而飞控产品门槛之一便在于,它是一个不断优化的过程,飞得越久,优化的次数越多,产品也越好。现在产品经过反复优化,也由此形成公司竞争壁垒。

 

如今,团队会长期固定去收集客户反馈意见,并将其当成一种改进方向,有新产品也会第一时间进行内测,“相较之前,现在模式更加良性循环”。

 


做无人机的行业应用

 

在张羽眼里,尽管目前无人机市场仍属早期,但他的信心仍比压力要多一点。因为看中南京本地优质高校资源和软件研发技术上的积累程度,拓攻团队决定将重心放在南京。




值得一提的是,在毫无国际推广的情况下,拓攻去年的出口量竟占了总销售的20%。

 

张羽认为,中国民用无人机目前代表的是世界最高水平,就是行业级应用,中国也有比较明显的领先,现在很多海外公司要找无人机供应链产品,首先就会想到中国,这点比较幸运。

 

他解释说,像最底层的材料、芯片这些东西的创新,确实数欧美走在前面,但飞控是基于现有的传感器、模组,通过组合、算法让它实现应用层创新,“在这方面我们中国更有优势。”

 

为了给客户提供更全套的一站式服务,除了飞控,拓攻还新增一些增值服务,比如做雷达、电池电机等无人机里不可缺的零件,团队想借此让产品之间有更好兼容性。

 

随着业务扩展,拓攻离整机制造厂商也越来越近。但在张羽看来,每个行业都有属于自己行业的方案提供商,拓攻的定位便是“做无人机行业应用”,是为整机厂商提供服务。

 

“这是一种商业模式的选择,不跟合作厂商形成竞争,更何况我们对整机行业理解,未必就比这些厂商更厉害,公司当然要做自己擅长的事情。”张羽解释说。

 

目前拓攻紧抓植保市场,同时也着手巡视、测绘、监控等在内的其他领域。张羽和他的团队正耐心等待着这些行业需求的爆发。未来,他们将针对行业共性需求,深入行业垂直应用开发。